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招聘精英

德赢体育

招聘精英

闪光的“语言”

时间:2019-02-06 04:32:13  来源:本站  作者:

 

  1986年,我初任天津师专的写作课教师,既没经验又没参考书。为了“充电”,我拿着这本“工作手册”,走向图书馆,开始向一些名作家“请教”。

  “可能由于我是天生的笨鸟,从不相信他人的什么创作经验,只相信:文学之路在于勤……”这是写在首页的《清明》主编陈登科致文学青年中的一段话。记得第一节写作课,我引用这段话,像一粒石子在学生们的心里溅起层层涟漪之后:“勤能补拙”“天道酬勤”“天才出于勤奋”“业精于勤”等“现实版”故事让人应接不暇。之后我又用北大教授、著名美学家和教育家朱光潜的话鼓励学生:“写作当然是不易,但也绝非不可能。创作需要辛苦的努力,经常不断的练习,用一番工夫必有一种效果的。”告诉大家写作虽是一种令人“皱眉”的枯燥劳动,但它可以让心中的玫瑰永不凋谢,让你感受喜、怒、哀、乐的人生滋味。勤为之,世界就有了新色彩!下课时,我从大家的眼睛里看到了跃跃欲试的光亮。

  卢梭说:“教育的艺术是使学生喜欢你所教的东西;学生不是待灌的瓶,而是待燃的火。”他的话让我一改“纸上谈兵”的讲课套路。为激发学生的写作热情,我率先下水学“游泳”。情绪是可以传染的,当我把自己发表在《中国教育报》《运河》《城市人》等刊物上的几篇小“豆腐块”拿到课堂上公开亮相时,学生们也随之“动”起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带学生们参加全国举办的各种征文活动,作品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不同刊物上。有一次,我和学生一起参加《天津日报》举办的“春天,送你一束花”的征文大赛,想不到学生梁杰送给祖国母亲的“花”获了奖,而我的那束透着小资情调的“花”却被淘汰。当我让学生对我们的作品进行讲评时,大家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这些摘抄是我随时“捡拾”到本上的,没有分类,都是有针对性地先把它们写进教案里,然后让它们在文章中发挥“点睛”作用。如讲“材料”时,告诉大家:“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罗丹”;讲“语言”时告诉学生:“练习我们的耳朵,善于听取别人讲话的语句、声调和他的特殊用语。──艾芜”;讲“细节”时指出“它是微小而有特征的事物。──高尔基”“组织起来,让人看完之后,一闭上眼睛,就可以看见整个画面的琐碎细节。──契诃夫”;讲“修改”时,我把赵树理教育小李5次修改稿子的故事搬出来,启示大家:好文章是修改出来的……“工作手册”上摘得最多的是关于散文方面的名言。如孙犁的“散文在内容上要真实,所有散文,都是作家的亲身遭遇,亲身感受,亲身见闻。这些内容是不能凭空设想,随意捏造的”;公刘的“谁说真话,谁的作品就能赢得读者,赢得长久的生命力;只有笔尖上流着的是作者自身的真血、真泪,即使是点点滴滴,其作品方能渗入读者的良知,一如春雨之于土地”;王蒙的“散文是诗意与智慧的结晶。我不喜欢那种甜甜的做激动状,卖弄的散文。我喜欢的散文风格是纯朴、真切、简练、平常心,行云流水”……这些金子般的语言,融在我和学生的大脑里,映在一篇篇作品中。

  《人到中年》的作者谌容说:“我坚信,落在纸上的就是胜利。”这句话是用重笔描的,格外醒目,多少年我都用它来激励自己和学生。令我骄傲的是,每届学生不仅都“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集》,而且每个班有四分之一学生的作文都变成了铅字,而我的作品也一发不可收。更可喜的是如今已有不少学生成为各自岗位上的写作精英和当地小有名气的作家。

  我仔细读着手册上这些摘抄,发现这些“文字”仍在熠熠闪光。我想,它们将继续是我和文学爱好者写作路上的指路明灯……

返回首页返回首页